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ammoth homestead

See here and smile 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永远的卡帕  

2008-03-05 19:34:50|  分类: 原创摄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

 
永远的卡帕 - 猛犸 - Mammoth homestead
 

  罗伯特·卡帕,原名安德烈(Endre Enno Friedman),是位出生入死的美国记者,1913年10月22日生于匈牙利。18岁入柏林大学政治系,后为躲避纳粹党远走巴黎。穷困潦倒时靠一架“莱卡”拍照谋生,尽管拼死工作,收入仅勉强糊口。尴尬时分,一位名叫塔罗的迷人小妞儿从天而降,心甘情愿地给流浪汉做搭档。塔罗人小鬼大,自称是子虚乌有的“美国摄影大师罗伯特·卡帕”的经纪人,而她那穷困潦倒的男朋友成了神秘的罗伯特·卡帕的暗房工。少年伉俪狼狈为好,照片却以以往五倍的价格成批地抛售出去,而凭空杜撰出来的“罗伯特·卡帕”成了从未露面的神秘人物。

  1936年,肃反后的苏联进入社会主义,“十月革命”与列宁并肩站在铁甲列车上的托洛斯基突然变成“革命的叛徒”。托洛斯基形象被斯大林从照片上抹去,社会主义苏联开辟了用暗房技术随意篡改历史照片的先河。托洛斯基被驱逐到小亚细亚,辗转北欧周游列国,成为国际传媒的焦点。可托洛斯基像讨厌拔牙一样憎恨摄影,全欧洲的摄影记者都无法拍到托氏尊容。欧洲最著名的《VU》杂志总编为此悬赏天下勇夫,并亲自前往哥本哈根大学现场聆听托兄侃山。讲演即将结束,被缴了械的摄影记者们,徒恨杀龙有技,拍照无门,《VU》总编大失所望,就在这时,身着管子工破夹克、肩扛工具箱的安德烈钻了进来,当众装模作样地拆开了一段水管,又笨手笨脚往回装。当夜,小妞儿塔罗一个电话打到《VU》总编辑的卧室:“老总,卡帕先生已经独家拍得托洛斯基……”席梦思上的总编辑一跃而起:“嗨,小妞儿,别再跟我哩格儿棱了!快让你那个宝贝儿来我这儿上班吧!”

 

  脏兮兮的小伙子从此改名罗伯特·卡帕,挽着小鬼塔罗去了马德里,以一幅《士兵之死》开始职业战地记者生涯,成为海明威、斯坦伯格的生死朋友。小妞儿塔罗被坦克碾死,卡帕出版了《西班牙内战》,扉页上赫然一行黑字:“献给塔罗,她参加了西班牙内战,并永远留了在那里。”

  卡帕曾因非法移民被移民局解递出境,幸亏一位美国名模献身结婚,这才成了美国公民。此后,卡帕跑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各个战争战场,包括中国的缅甸远征军和台儿庄大战。卡帕毕生迷信“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,那是靠得不够近”。诺曼底登陆时,他是300万盟军中最先在诺曼底犹他滩登陆的一员。第一次中东战争后,卡帕发现科学技术使现代战争愈来愈不适合摄影采访:“战争就像女人,已经愈来愈老,失去魅力。”尽管如此,他对每场战争都要御驾亲征:“如果没能参加进攻,就像在美国星星监狱关了五年的囚徒,连艳星莲娜瑞娜的幽会都没有兴趣。”于是告别优裕的上流生活,进入酷热潮湿的越南丛林。

卡帕之死也不像我们崇拜的烈士那样惊心动魄,不但没有高呼革命口号,还童心十足地按了最后一次快门。和他一起行动的英国记者麦卡林(John Mackin)详细记录了卡帕的最后时刻:

1954年5月25日,卡帕和我随法军前哨部队在红河三角洲陷入越共伏击。太阳在头顶燃烧,大炮、坦克、迫击炮在身后轰鸣……子弹混合着迫击炮尖叫着朝我飞来。

  14:50,卡帕敏捷地穿过弹雨向前跑去,他涨红脸朝我大喊:“看着我,下次我会跑得更远。”

  14:55,大地由于爆炸而颤抖,法军使用了火焰喷射器,棕色烟雾和橘红火焰腾空而起。法军中尉转过头问我:“原子弹也这样吗?”一边的卢卡斯兴奋地大喊:“操!这才是卡帕一直想要的那种照片。”

  ……卡帕躺在路基的斜坡上,离残缺的左腿一英尺远有一个爆炸后的大坑和炸坏的相机。他的胸部受了致命伤,左手还紧攥着一架照相机。我开始叫他的名字,大概第二次或第三次叫他时,他的嘴唇动了动,就像睡眠被人打扰了那样,这就是卡帕的最后时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自   唐师曾 为《卡帕传》写的序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tangshizen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老鸭的博客 一个人的远行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